号称“千面人”的苏联王牌特工却因一个蹩脚的助手而身陷囹圄

1953年夏季的一天,纽约街头一个14岁的报童在卖报的时候,不小心把一枚硬币掉在地上。他捡起来的时候,惊奇地发现这枚镍币裂开了,里面还有东西。

报童知道这不是一枚普通的镍币,就马上把它交给了警察局。警察局对这种东西也是头一次见,他们大概知道里面是一个微缩胶卷,但其中究竟包藏着什么玄机,他们就无从知晓了。

很快,这枚奇怪的硬币就通过联邦调查局被送到了大名鼎鼎的侦探罗伯特·兰菲尔手上。兰菲尔以侦破间谍案见长,他对微缩胶卷进行了仔细的研究。那是一些数字,几个一组,很显然,这是一份用电码写成的情报,但它的内容连密码专家也徒唤奈何。

兰菲尔只好从这枚硬币本身去寻找线索。他将硬币送到联邦设想局的实验室去检验,还找了很多生产这种东西的专业人员进行咨询。得到的结论是,那枚硬币不是美国本土生产的,而微缩胶卷上的数字则是由一种苏联产的西里尔打字机打出来的。

这下兰菲尔基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但要把这枚硬币的主人从茫茫人海中找出来却无异于大海捞针,一点头绪都没有。

兰菲尔束手无策,只好建议联邦调查局严密监视苏联驻美国的各个官方机构,尤其要注意那些经常往来于法国、纽约、莫斯科、墨西哥的人员。这个建议太空泛了,几乎等于没说,如果真要实行,工作量太大不说,而且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条多大的鱼,有无必要如此兴师动众。于是,这事就搁置下来,成了一桩悬案。

转眼三年多过去了,兰菲尔已离开了联邦调查局,这个案子也以备忘录的形式躺在某个档案袋里,不再被人提及。

1957年4月底,法国北部城市勒阿弗尔的美国大使馆内来了一个不速之客。这人又矮又胖,讲一口带芬兰口音的英语,说话结结巴巴,显得很紧张。

大使馆负责安全事务的官员很难把眼前这个油腻、猥琐的中年男子跟神秘莫测的克格勃联系起来,而且这事听起来就很不靠谱,第一感就觉得他是随便撒个谎来寻求政治避难的,于是就想把他赶紧打发走。

那人一看急了,说自己千真万确是如假包换的克格勃间谍,而且他还知道在纽约有一个大家伙。

那位官员听他这样一说,也开始有些将信将疑,为稳妥起见,便把他送回美国,交给联邦调查局。

联邦调查局对海纳汉的印象也跟那位官员一样,怎么都觉得他像是在信口胡说。于是先把他交给精神医生进行鉴定。鉴定的结果是此人是一个有自杀倾向的酒鬼。联邦调查局当场就准备把他赶出去。

就在这时,海纳汉从身上掏出一枚镍币,从里面拿出一个微缩胶卷,说他会破译密码。

联邦调查局的侦探们一见,马上想起几年前那枚神秘的镍币,于是立即把它从档案中找出来,让海纳汉进行破译。

海纳汉不敢怠慢,很快就轻车熟路地完成了任务。原来,这正是他的上司下达给他的一个指令,而他根本没收到这个指令。

随着海纳汉的交代,联邦调查局也不禁大吃一惊,同时又庆幸竟然有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海纳汉先前所说的那个“大家伙”,原来正是苏联王牌间谍、号称“千面人”的鲁道夫·阿贝尔。他1904年出生于莫斯科,机智过人,精通六国语言。1939年,他成功潜入德国“盖世太保”,获取了不少很有价值的机密,为苏联红军在东线战场的胜利立下汗马功劳。

战争结束后,冷战接着开始,美国成为苏联最主要的对手,阿贝尔也开始了他新的征程。他先是以难民身份进入加拿大,1948年,又从加拿大进入美国。当时,克格勃并没有给他指派具体的任务,而是让他长期潜伏,以便在关键时候发挥作用。

阿贝尔多才多艺,他很快就以画家身份在美国安顿下来。之后,他向克格勃请求给他配一个助手,准备开展活动。

但是,天知道海纳汉的这个中尉是怎么混出来的,他对当间谍基本是一窍不通,几乎把所有任务都搞砸了。阿贝尔没有得到他预想中的帮助,海纳汉带来的只有灾难性的后果。

1952年10月,海纳汉刚到纽约不久,阿贝尔就用藏在镍币中的微缩胶卷向他下达了第一条指令。然而,海纳汉并没有在约定的时间、地点顺利取到那份情报。那枚镍币后来应该是被人偶然捡到,随后进入了流通。

等他于1956年初结束休假重新回到纽约时,他发现海纳汉在这段时间里除了酗酒、闹事,交给他的开一家照相馆的任务根本就没有启动。阿贝尔忍无可忍,将他臭骂一顿。

海纳汉还算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在纽约干得一团糟,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克格勃召他回去,还无故给他升官,这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他开始想找个借口不回去。有一次,让他回国的船票都买好了,但他压根就没上船,他给阿贝尔写了一封信,撒谎说自己受到了联邦调查局的盘查,被带下了船。这样的鬼话当然骗不过阿贝尔,在他的一再催促下,海纳汉再也没办法拖延了。

1957年4月24日,海纳尔乘船到达法国的勒阿弗尔,他先去了一趟苏联领事馆,领了200美元。随后,他又走进了美国大使馆……

阿贝尔是老特工了,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经验丰富,但这一次他犯了一个初级错误,正是这个错误导致了他的被捕,从而葬送了他的间谍生涯。

做间谍有一条纪律,那就是上线不能让下线知道自己所使用的姓名,以及所住的地址。这样,即使有人叛变,他所能提供的信息也很有限,不至使另一方马上陷入危险之中。

1957年6月21日,联邦调查局的特工在纽约东28街4号累瑟姆大洒店839号房将毫无心理准备的阿贝尔堵了个正着。现场宣布的罪名是持伪造的证件非法进入美国。

美国人深知他的能力和价值,曾想对他进行策反,许诺给他高额的年薪。但是阿贝尔拒绝了。

阿贝尔后来被指控有三条罪状,包括非法进入美国,搜集军事情报交给苏联等。最后,他被判30年徒刑。

这一案件当年轰动全世界。苏联《文学报》则评论说:“联邦调查局的气势汹汹的无事生非之徒在阿贝尔的画室里找到了密告和其他一些东西,没有这些东西,侦探小说就不值得一读。这篇犯罪小说的作者把那位摄影师变成了一个间谍的首脑,而这个间谍集团自然又是依靠莫斯科的黄金而存在的。”

阿贝尔的运气很好,1960年5月1日,美国一架间谍飞机发生爆炸而坠毁,飞行员鲍尔斯被苏联人逮捕。苏联以牙还牙,也将他在莫斯科进行公开审判,造成轰动效应。

1962年2月12日,阿贝尔回到莫斯科,享受了英雄的待遇。他后来在克格勃从事间谍培训工作。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