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一摔跤选手一口气能喝下156罐啤酒其骨灰重达15斤

我们国家的酒文化历史悠久,其中著名诗人李白也成了酒文化的代言人,他的那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说尽喝酒的恣意与畅快。

可古代的时候酿酒技术并不发达,即使真喝三百杯酒,也不会对身体造成什么损伤,除了有些撑。

古代的酒可以喝三百杯,现代的酒却不能,采用现代工艺酿造的酒,酒精含量比较高,很多喝酒高手也只是能喝十几罐啤酒,可国外有个人能一次性喝156罐啤酒。

在出生之后没几年,他就展现出了异于常人的体型,站在同龄人中间就是我国成语“鹤立鸡群”的生动表现。

他的父母也很快注意到了他的不同,因为父母的平均身高还不到一米八,可他十二岁时就长到了一米九,父母带他去了医院,经过检查,确诊他患上了巨人症。

这种病症多发于遗传,可也有的时候会因为基因突变而出现,安德雷显然就是因为基因突变造成的。

他过大的身躯,让他无法与同龄人一起游戏,只能窝在家中,替父母干活,可他的体型也给了他另一种天赋,那就是力大无穷。

与我们想象中的高挑瘦弱不同,安德雷不仅长得非常高,身材还非常魁梧,这就导致他十二岁就能做三个成年男人的活,父亲也因为他的力大无穷,辞退了其他的工人,毕竟养这么一个“庞然大物”需要投入的东西也非常多。

在父亲的农场工作四年之后,安德雷逐渐感觉到乏味,他不过十六岁,却好像注定属于这片一眼望到头的农场一样。

不甘平凡的他想周游世界,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即使之前他从来没有出过这片农场,但他依旧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与向往。

安德雷的决定并没有得到家里人的反对,相反父母都很支持他的决定,父母的反应让安德雷有了更大的勇气,他不害怕未来可能面对的困难。

出发的时候,他已经拥有了两米三的身高,再加上魁梧的身材,走在街上,根本不会有人想到,他今年不过才十六岁。

安德雷是一个务实孝顺父母的孩子,即使想要周游世界,也不想用父母的钱,而是选择了用自己的工作赚取周游世界的路费。

在路过巴黎的时候,他在一家玩具店,找到了一份打杂的工作,不过因为他的体型过大,和儿童所用的玩具比起来,有些格格不入。

玩具店的服务对象自然是儿童和他们的家长,身材巨大的安德雷站在其中实在是太显眼了,很多正在读童话的孩子,都认为他们见到了书中所描写的巨人。

同时因为这种反差,安德雷也被更多的人认识,他的故事传遍了巴黎的大街小巷。

安德雷已经习惯了人们的注视,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受到了美国著名摔跤经纪人的青睐。

在摔跤这项运动中,再灵活的动作、再聪明的技巧,都比不过无人撼动的巨大身躯,因此安德雷在摔跤领域中,占有得天独厚的条件。

安德雷在经纪人的游说之下,加入了经纪人所在的俱乐部,成为了一名专业的摔跤手,并参加了世界级的摔跤大赛WWE。

WWE是摔跤界最权威的赛事,在WWE中获得胜利,绝对是每一个摔跤手毕生的梦想,可安德雷却把WWE变成了每一个摔跤手的噩梦。

安德雷两米多高的魁梧体型,往赛场上一站,就秒杀了全部的对手,根本没有人能打得过他。

再加上安德雷还加入了俱乐部,身后还有一众专业人员教他技巧,所以他成了WWE史上所向披靡的摔跤选手,被称为巨人安德雷,自从安德雷站到WWE赛场之后,便从未有过败绩。

虽然安德雷的职业生涯十分辉煌,但他本人却因为年龄的增长,而备受关节疼痛。

他因为巨人症,所以体型过大,这样的体型给他的关节带来了巨大的负担,为了缓解关节疼痛,他选择了喝酒麻痹神经。

想要通过喝酒缓解痛感,那必须要达到一定的量,安德雷每次都需要喝大量的啤酒才能暂时忘记自己的疼痛。

还需要说明的一点是,安德雷身为一个巨人,不仅体型比常人高大,就连酒量也天生碾压平常人。

有一次比赛结束之后,他和同事出去聚餐,同事见到他坐在那边豪饮,便想试试他的酒量。

在赛场上充分见识过安德雷实力的同事们,选择了车轮战的方式和他拼酒,几轮过后安德雷就觉察到了他们的想法,直接点了156罐啤酒,径自喝了下去。

周围的同事也不甘示弱,可喝到一半之后,就再也喝不下去,可安德雷却将点的酒喝完了。

他的酒量能这么大,也和他平常嗜酒脱不开关系,在机场等的朋友的时候,他都能喝上一百罐啤酒,安德雷的嗜酒很快给他带来了厄运。

1993年46岁的安德雷收到了父亲去世的噩耗,悲痛之余立刻订飞机票飞回法国,可刚到法国酒店,他就因为突发充血性心力衰竭而猝死。

他虽然患有巨人症,但除了关节疼痛之外,并不像其他巨人症患者一样虚弱,他的猝死让家人难以接受,专家判断他是因为饮酒过量而猝死。

对于安德雷来说,过量的酒精不仅可以麻痹他的神经,更能损害他的心血管系统,在确定他的死因之后,他的家人也遵照他的医嘱将其火化。

只不过谁也没有想到,火化之后的安德雷还能令众人哗然,因为他的骨灰重15.4斤,也就是国外的17磅。

中国有句名言“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这句话用在安德雷身上再合适不过,他天生拥有巨大的身材,这给他带来了无比顺利的事业、全无败绩的荣耀,还给他带来了难以忍受的关节疼痛。

可能很多人抨击他嗜酒,认为他在放纵自己的欲望,可如果他是一个正常人,又怎么会需要酒精来麻痹神经呢?上帝总是公平的,对安德雷来说更是。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